中国健康科技网

预计2029年院外市场规模将超院内市场创新药将达8000亿

2021-07-29 09:12:01

  7月29日讯 在2021米思会上,标点总裁/米内网总经理、首席研究员张步泳的一席话引发行业人士的热议,也或许是,令人感到些许错愕。

  他在《2021年医药终端格局和工业百强结构变化》这一报告解读中指出,“预计2029年,院外市场规模将超过院内市场,创新药将达8000亿元”,中国的医药市场依旧在进行着深刻的结构变化。

   “其实,早在2009年,我们提出了‘未来中国医药将迎来黄金十年’,当时很多人不以为意。然而当我们站在当下回望过去十年,中国医药产业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最大的变化在于,政策的鼓励引发风起云涌的创新浪潮,为我们带来了‘希望’——从‘第二大医药大国’到‘第二大医药强国’的希望。”

  而如今,针对“未来十年,院外市场规模将超过院内市场”这一预测,张步泳表示,该预判同样基于数据的支撑,“这一结论或许令人吃惊,但几年之后大家便不会这么觉得。”

  院外VS院内:“反直觉”的数据

  实际上,在2020年的药品销售数据中,院外市场与院内市场的销售额差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悬殊。在进行数据预测之前,首先来厘定“院外市场”与“院内市场”的具体所指。

  院内市场主要指中国公立医疗机构,包括:城市公立医院市场、县级公立医院市场、城市社区市场和乡镇卫生院市场。这是医保资金主要注入的市场,也是控费博弈的主战场。

  而院外市场,则包括广阔的线上线下零售药店与民营机构(含民营医院、私人诊所和由村医承包的绝大部分村卫生室等)。

  根据米内网数据库,按平均零售价计,2019年院内市场(中国公立医疗机构)达到13000亿元左右的终端规模,其中大致包含1000亿创新药、8000亿仿制药、3000亿中药及其他药品的销售额。同时,院外市场(线上线下零售药店与民营机构)中,零售药店(药品和非药品)规模已达6000多亿元,其中线上药店1000多亿元,线下大中型连锁药店2000多亿元,线下单体药店和小型连锁店3000多亿元。另外民营机构以点多面广、分散化的特点,预计已超过3000亿元规模。

   “到2029年,院内市场在‘三医联动’系列政策影响下,预计将以每年2-3%的复合增长率增长至约16000亿元,其中创新药占8000亿元,仿制药占4000亿元,中药和其他占4000亿元;与此相对,院外市场中,线上与线下零售药店规模将达到11500亿(年复合增长率为4-6%),民营医院、私人诊所、村卫生室等规模将达到4500亿(年复合增长率为3-5%)——届时院外市场将以16000亿的总体量,打平甚至超过院内市场。”

  调结构、腾空间、保衔接

  未来几年,基于基本国情、基于“集中力量干大事”、“好钢用在刀刃上”的战略目的,“医保控费”依旧是政策的必然。以带量采购让价格虚高的化学仿制药降价,将资金空间腾出来,留给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的创新药,在不断的“挤水”与“放量”之间,实现药品支付结构优化与调整——这种自上而下的结构调整,是基于政策导向、基于企业发展、基于市场升级成长、基于临床需求,必将带来深刻的产业变革,推动中国从“第二大医药大国”到“第二大医药强国”的升级转型。

  于是,“腾笼换鸟”一词,概括了2018年底以来药政领域的最大热点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集采之后,四五千家传统药企怎么办?很显然,“带量采购‘倒逼’企业搞创新药”这一论点在整个2019年都相当流行,但到了2021年,再次放眼望去,创新药的世界已经一片红海,每个热门领域、每个醒目的靶点里,都扎堆挤满了不下两位数的药企,源头创新、差异化竞争则是难上加难。

  所以说,在集采政策出台的节点匆忙转型创新药,已然是成功率极低的投机。虽然现实很残酷,但真正的“机会果实”,早已被有准备的企业摘走——在黎明尚不为人知的深夜,顶着资金的压力与同行的冷眼,毅然决然地摘走。比如二十年前开始坚定研发道路的恒瑞,以及二十年前就致力于做中国创新药的和黄医药等创新企业。

   “实际上,十年前就有药政专家提出,未来药企要整合到两千家,但这么多年来都无法实现,主要是由于中国市场庞大、层次复杂。一家药企只要拿下一个省甚至一个市,已然足以支撑它活下来。”但是,随着集采的进一步深入与扩大,未来已来,留给四五千家传统企业的路一定不好走,企业需要深挖和巩固属于自己的“护城河”。

  另外,针对行业关注的生物药集采问题,张步泳谈到,考虑到生物类似药市场缺口较大,且研发投入大、生产工艺困难,故对生物类似药的集采政策会慎之又慎。实际上,目前达到“三家以上上市销售”的生物类似药只有阿达木单抗、贝伐珠单抗和利妥昔单抗,且生产成本高,产能有限。在生物类似药有多款产品可供集采,且生产与供应真正成熟之前,实行生物类似药集采的可能性还不太大。

   “腾出的空间”必然给到创新药

  在“调结构、腾空间、保衔接”的大势之中,未来十年内,创新药将“吃掉”仿制药腾出来的空间,以20%-30%的年平均增长速度占据院内市场的“半边天”。

  对于这项预测,张步泳解读道:在美国,医药费用约80%是用在创新药上的,在欧洲这一比例为70%,在日本则为60%左右。基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,中国的创新药占药品总费用的比例必将从现在的不到10%持续升高。虽然到2029年创新药占药品总费用的比例超过60%的可能性很低,但是创新药可能会以8000亿元的总销售额占据院内市场约一半的比例。

  要达到这样的销售水平,创新药的销售额需要以20%-30%的年平均增长速度快速增长。虽然未必对于每个Biotech药企都是一视同仁的好时光,但对于头部的、已经有产品上市、或拥有新颖机制的药物进入注册期临床的企业来说,则是毫无疑问的利好期。

  米内网数据显示,在2015-2020年间,替尼类药物(蛋白激酶抑制剂)在院内市场(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)的销售数据,从2015年的62.6亿增长至2020年的262.6亿,年复合增长率(CAGR)超过33%。同一时期,单克隆抗体类药物从2015年的56.1亿增长至2020年的250.6亿,年复合增长率约为35%。

  这两组数据,在受疫情与政策双重冲击,无论药品销售总额还是公立医疗机构用药都明显下滑的2020年,彰显出作为创新药两大名片的“替尼”与“单抗”逆势增长的强大潜力,也预示其在未来几年广阔的市场空间。

  然而,8000亿这一预测数据并不能让创新药企业高枕无忧,相反,其面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。根据米内网数据,生物制药TOP20企业2020年收入658亿元,占该行业所有企业比重的24%——这一集中度虽然与化药、中药类企业在数值上相似,但考虑到行业还很“年轻”,未来集中度还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提升,故这一比例对于未进入“头部”集团的其他企业来说,并不乐观。

  可以说,未来8000亿的创新药市场与Biotech公司“一片血海”并不矛盾。未来,鼓励创新政策还将会延续,竞争和变化则构成不变的“确定性”,每一家创新药企都需要在不断整合与调整管线中走出自己的路。